文君竹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赵宥乔青浦是上海之源-上海古城记忆

青浦是上海之源-上海古城记忆

“上海之根·黄浦故里”,这是自己学习和研究的课题。它是今天上海地区内,“上海城市”的市民,在寻找自己“上海城市”的历史文化的发源地而已。
今天的上海地区地名,是由一个上海城市的地理实体,和八个远郊的县级区的地理实体,而共同形成一个叫上海地区的地理实体。这个上海地区它形成于1958年11月21日之后,由于当年先后分二批,从江苏省划来十个农业县之后而形成。由于原南汇县和川沙县被撤销,划归了浦东新区,所以上海远郊的十县(区),如今还剩下八个。

今天的上海地区全境地图,它有一市八区所组成:上海城市、崇明区、宝山区、嘉定区、青浦区、松江区、闵行区、金山区和奉贤区。
上海之根·黄浦故里,是“上海城市”即原1958年之前,中央直辖的省级行政的上海市。“上海之根·黄浦故里”的“上海”,就是1958年之前的“上海直辖市”,我们寻找的上海之根,是真正上海城市的历史文化之根。
其实在今天的上海地区内,除“上海城市”在研究“上海之根·黄浦故里”外,远郊的青浦区、闵行区、松江区,也都研究自己的历史文化的发源地狗蛋的博客。青浦区在研究“青浦是上海之源”;闵行区在研究“闵行是上海之本”;松江区在研究“松江是上海之根”。
如此热闹的研究之风,今天就先从青浦区研究的“青浦是上海之源”的课题,来聊聊自己的一些体会吧。
《青浦是上海之源》的观点,青浦区的学者们也探索了好多年了,自己也很喜欢看看青浦区的学者是怎么说的,他们的历史依据又如何?看后,自己很少参与评论。其实原因也很简单,青浦学者他们叙述的历史文化大都是真实的,基本上都是青浦故里所曾发生的事情。绝不是像部分松江区的学者那样,将不是今天松江区土地上发生的历史文化,妄图通过恶劣的文字游戏,弄虚作假,伪造假历史,从而蒙骗大众。由此,自己才会认真的去批驳有些松江区学者们,对那些极其错误的历史地理怪论和荒唐的观点,进行一些商榷或者驳斥。

上海青浦的朱家角
与青浦区一些学者的分歧,主要是在最后的结论和观点上是完全不同的。最近的2018年上海书展,青浦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姜道荣先生,在访谈特别节目中,也讲到“青浦是上海之源”的观点。
姜道荣说道:青浦是上海之源,在青浦发现的崧泽文化遗址(6000年前)和福泉山遗址(6000—1000年前)被考古学家誉为“古上海的历史年表”“上海的发祥地”。(原文)

上海青浦的崧泽遗址博物馆
崧泽文化遗址(6000年前)和福泉山遗址(6000—1000年前)都出土在青浦,这些都毫无疑问,它们都是历史存在的事实。但在延伸的结论上却说这是“古上海的历史年表”,对此自己就有不同的观点了,需要与青浦的学者一同来认真商榷这些不同的论点了。
首要的问题是,六千年前有“古上海”吗?如果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古上海”?请问那还会有姜道荣先生讲的“古上海的历史年表”一说吗?后面的青浦区是“上海的发祥地”的观点能成立吗?这些你说那会是真实的青浦历史文化吗?(我的质疑)

上海青浦福泉山遗址
最新的青龙镇遗址(距今约1000年)考古发现,反映出唐宋时期上海的繁荣,改写了上海开埠前是小渔村的说法,为上海成为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提供了有力佐证。

上海青浦的青龙镇遗址
青龙镇遗址确实是历史事实,但在一千多年前的上海浦的滩边上,就存在着上海自己前身的那个小渔村,上海开埠前就已有上海城。并且上海城市,也有着自己的宋元时期的上海镇历史。

清代同治地方志上的上海城全境图
请看上图,上海在开埠前是一个小渔村吗?你见过有城墙的小渔村吗?研究上海之源,不了解上海城的历史地理,那会研究出一个真实的上海之源吗?
我们正在推进崧泽遗址绿地公园、福泉山遗址国家考古公园、青龙镇遗址考古博物馆建设,赵宥乔形成南北贯通的“上海之源”古文化走廊。
建设崧泽遗址绿地公园、福泉山遗址国家考古公园、青龙镇遗址考古博物馆,好事一桩,我们祝原它们早日建成。只是“上海之源”古文化走廊的称呼,就有点言过其实了。
青浦是上海的水之源,拥有上海最密集的湖荡水网。水域面积占总面积18.55%,共有大小河道1934条2408公里,包括面积62平方公里的淀山湖在内,上海21个较大的天然湖泊都在青浦,江南水乡风情很浓。

青西郊野公园里的60亩水上森林
我们致力于推动“江南水乡”文化品牌建设、构建“江南文化”高地,打造长三角“江南文化”的研究高地、展示基地、创作园地、人才天地、文旅胜地。

青浦区图书馆
关于上海之根、之源、之本的争论,我们还可继续研究或者讨论。但衷心祝愿明天的上海青浦区会更美好,青浦人民的生活更幸福!它应该是我们共同的愿望。
下次谈谈关于“闵行是上海之本”的论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