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君竹罗振玉:甲骨书法第一人-东方书画网站

文君竹罗振玉:甲骨书法第一人-东方书画网站

文君竹


罗振玉(1865-1940) 初名宝鈺,后改名振玉,字式如。又字叔蕴、叔言,号雪堂,永丰乡人,晚号贞松老人、松翁。生于江苏淮安,祖籍浙江上虞。清光绪二十二年与蒋斧等在上海创立农学社,开办农报馆。二十四年创办东文学社。二十六年应鄂督张之洞之邀,任湖北农务局总监兼农务学堂监督。三十年受江苏巡抚端方委任,创办江苏师范学堂,任监督。三十二年入京任学部二等谘议官。宣统元年(1909)补参事官兼京师大学堂(今北京大学)农科监督。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与王国维等避居日本,从事学术研究,1919年归国,住天津,1921年,参与发起组织“敦煌经籍辑存会。1924年奉溥仪之召,入值南书房。1928年迁居旅顺。九一八事变后,参与策划成立伪满洲国,并任多种伪职。1937年退休,死于旅顺。

宣统元年,他来到北京的伯希和处,看到伯希和所获敦煌写卷,并得知藏经洞仍有数千卷文书,乃力促学部电令甘督查封石室,将所余遗书悉数解送京师。使这批宝藏于宣统二年秋,运抵北京,最后入藏于京师图书馆。对于流散的敦煌文也留心购存,所得文书及海外藏卷照片,大多收入《鸣沙石室佚书》、《鸣沙石室古籍丛残》、《贞松堂西陲秘籍丛残》、《敦煌石室碎金》、《敦煌零拾》、《沙州文录补》、《敦煌石室遗书》等书中。还和王国维将斯坦因在敦煌、罗布泊等地发现的汉晋木简照片汇为《流沙坠简》并做考释。撰有《雪堂校刊群书叙录》二卷、《补唐书张义潮传》、《殷虚书契》、《三代吉金文存》等,其著作及刊刻大多收入《罗雪堂先生全集》。

众所周知,甲骨文是我国最早的成型文字,然而又是被发现最迟的文字。所以它作为一种书体被欣赏,其实不过百年。而这种以毛笔创作的甲骨文书法,其最初的实践者或许就连现在写书法的人也记不得他了,那就是著名学者、金石文字学家罗振玉先生。
罗振玉,号雪堂、贞松老人等,是我国较早研究甲骨学的学者。他一生致力于学术文字,于金石考古、简犊版本、彝器古玩等都是一流的专家。他自己也收藏宏富,眼界宽、眼力精,所以当他在刘鹊(号铁云,即《老残游记》作者)家中第一次见到了甲骨拓片时,即大为惊叹!并认定此乃汉以来诸小学家所未见之奇特文字。于是丛力就刘氏旧藏编印了《铁云藏龟》,公之于世。从此,罗振玉则与甲骨文结下不解之缘,终身从事甲骨的搜集、整理、著录和考释工作,对我国甲骨学作出了重要贡献。

我国学术界素来对甲骨文卜辞研究领域有“四堂”之称,如“雪堂(罗振玉)导乎先路;观堂(王国维)继以观史;彦堂(董作宾)区其时代;鼎堂(郭沫若)发表辞例”,表明了我国甲骨文研究的先驱学者以不同的角度开创了自己的学术道路。所谓“导乎先路”,则是指罗振玉对甲骨的搜求、对文字的考释以及开创甲骨文书法的贡献,乃有第路蓝缕、开启山林之功。罗氏曾在不到十年的时间内,经多方搜求竟得甲骨三万片以上,以此为基础,他先后编印了《殷墟书契》、《殷墟书契青华》、《铁云藏龟之余》等重要甲骨文资料,并出版《殷商贞卜文字考》、《殷墟书契考释》和《增订殷墟书契考释》等著作,将自己甲骨文的研究成果流布于世,嘉惠后人。难怪郭沫若就曾评价罗说:“他的殷代甲骨的搜集、保藏、流传、考释,实是中国近三十年来文化史上应该大书特书的一项事件。”

粗略了解了这样一位中国近现代文化史上的大家,我们再回头来谈谈罗振玉的书法,便知道写字不过是他著述考释之余“小菜一碟”的微末之事而已。而且罗振玉本来就精于书法,真、行、篆、隶无所不擅,他于《石鼓文》、《秦诏铭》、《张迁碑》、《石门颂》、《孔宙碑》、《颜勤礼碑》、《化度寺碑》等都下过极深的工夫。自中年后见到殷墟契文,兴味大增,于是师法为之一变,由篆而人甲骨,不断临写揣摩,终于开创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甲骨文书法。并以考释的甲骨文字编集楹联,遂有《集殷墟文字楹联》问世。罗于跋中写道:“自客津沽,人事旁午,读书之日几辍其半。去冬,奔走南北,甸甸娠灾,四阅月间,益无寸晷。昨小憩尘劳,取殷契文字可识者,集成偶语,三日夕得百联。存之巾筒,用佐临池。辞之工拙非所计也。辛酉二月,雪翁记”。此“辛酉”,即一九二一年。这一年,罗氏五十六岁,正是其书艺进人炉火纯青的创作阶段,也是他开始热衷于商卜文字人书之时。其文孙史学家罗继祖先生曾回忆说:“辛西年我八岁已能记事,舟见公为人写楹巾占总是集契文,大小篆倒反而少写。以)舀也常常如此,如果人家不指明要那一体的话,就统以契文应之。”

确实,罗振玉先生在晚年,创作了大量的甲什文集联书法,继《集殷墟文字楹联》后,又写了续集《集殷墟文字楹帖汇编》。《汇编》共收甲骨文集联四百二十副,其中罗振玉集了一百七十七副,其余由老友章钮.高德馨和王季烈集成。但全部的集联均由罗振玉以甲骨文书写,同时旁注楷书释文。联句以四言、五言、六言、七言、八言、九言和十言等不同形式分别编次,由简人繁,查阅方便。全书所用甲骨文字虽不足千字,但却组成近五千字的联语,可谓极变化之能事,创了甲骨文书法之奇观也。细心的读者会发现,罗振玉在许多甲骨文集联书法的落款上,都会写上“贞松罗振玉”几字,这些作品均为罗氏五十九岁后所书。因为一九二四年,罗振玉得逊帝溥仪赐匾“贞心古松”四字,从此便以“贞松老人”自号,晚年作书一律不忘署“贞松’二字。

罗振玉书写的甲骨文书法,并不真的以龟甲兽骨上的锲刻线条为模仿,纤细且每每以出锋书之,而是参以中锋篆法,圆劲隽秀,紧密工稳,端庄严整。深厚的书学功力以及博大的学问根底,使得罗氏由篆隶向契文书法转型时似乎显得游刃有余。今天我们观其开创的甲骨文书法作品,既有浓厚的金石韵味,又有风格清雅、淳正的书卷气,其线条多方折、简约,然不失一种古朴的装饰美感,实在无愧于“甲骨书法第一人”的称誉。


来源:中国书法家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