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君竹美女老板深夜竟能对男员工做出这种事!-夺金云交易

文君竹美女老板深夜竟能对男员工做出这种事!-夺金云交易

文君竹


2011年,大学还未毕业,我便一脚踏入了社会。
因为父亲近年赌债累累,家里早已一贫如洗,供不起我读书,为了生活,我跟上了村里的民工队,出了外省工作,这一干就是两年。
可惜好景不长,因为银行不放款,老板卷钱跑了,剩下包工头,带着一群工友上楼盘开发商要钱,谁知他们仗势欺人,暴力压制,打伤了几个工友,还花了不少医药费。
起初包工头还会劝说工友“我们是有劳动有效合同的,要是他们不给钱,我们就打官司!所以大家别担心,我们一定能够拿到钱的。”
但日子总要过下去,工资拿不到,在外消费又大,很快工友们便失去信心,纷纷自认倒霉,打算回家过年。
除夕那晚,街边挂满了灯笼,鞭炮声四起,看起来年味十足,可是工友们全走了,只剩我和包工头两人,我并不是不想回家,只是因为早已没钱买票……
“狗子。”包工头叫了我一声。
“咋了?陈叔。”我问。
陈叔从脏旧的口袋里拿出一包大前门,抽出一根递给了我“来一根?”
我本想拒绝,看见陈叔褶子疲惫的脸,便接了下来。
陈叔帮我点燃,自己也深吸了一口,长长的吐了一口烟圈。
“陈叔,你别担心,我们一定能够拿到钱的,大不了我们明天再去一趟开发商闹一次。”我现在能做的,也只有安慰了。
陈叔干巴巴的抽了几口烟,蹲在墙角边,掖紧了身上的军绿色棉袄,点点头,什么话也没说。
一根烟的时间,陈叔起身,背起大包小包,叹了声:“走吧,找个地方凑合一晚。”
我嗯了声,狠狠地吸了几口烟,掐灭烟头,起身,背起大包小包,顺着街道往前走,漫无目的……
这一晚,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和陈叔要到了钱,好几万,开开心心的买了车票回家。
……
第二天,我和陈叔冒着寒风,背着锅碗瓢盆大棉被,走了好远,才到了开发商的楼盘,十几层的高楼,门口贴了对联,金碧辉煌的,门前也是大片的鞭炮碎纸。
自打我们出现在门口,就被五大三粗的俩保安锁定了,我上前,嚷着:“我们是来要钱的!让钱老板出来!今天不给钱,我们就不走!”
我认得他们,是开发商钱老板养的一批人,专门解决闹.事要债的!
那保安笑了笑,自高而上,看了我们几眼,眉毛挑了挑,一边推搡着我们,一边羞辱道:“土包子就是土包子,上哪都带着吃饭的家伙,难怪一辈子都是搬砖的,今天我就明摆着告诉你,没钱!有这功夫就赶紧去找个地,拿上你们的破碗,说不定还能讨点饭。呸!”
说完,那家伙还朝陈叔啐了一口痰,那么的嚣张跋扈。
他们不给钱就算了,就算是打我们也忍了,但是不能羞辱我们,更不能羞辱陈叔!
我们虽然卑微,生活在社会的底层,每天吃苦耐劳,起早贪黑,就是为了给社会主.义新建设添砖添瓦。
我们也是有梦想的人,也是有尊严的人,我不能容忍别人如此肆意的践踏我们的自尊!
我憋了一肚子火气,刚骂了句“草泥马”,其中一个家伙不由分说,一拳就照着我的肚子打来,疼的我顿时胃里抽筋,弓腰就倒在地上,满额头的青筋暴起,豆大的汗珠落下来。
我捂着脑袋,蜷缩着身子,陈叔跑过来,拉扯着他们苦苦哀求:“不要打啦!不要打啦!钱我们不要啦!”
我目呲欲裂,抱着脑袋咬着牙,透过腿缝朝着陈叔那边喊:“不要管我陈叔!钱必须要!”
结果他们下手更狠,骂骂咧咧的,根本不把我当人看!
而此时,不远处传来了一道冷清的声音,夹杂着快节奏的高跟鞋“嘟嘟嘟”的声响。
“住手!你们干什么?谁让你们这么做的?”那道冷清却有气势的声音,离我越来越近,紧跟着,一双温暖如玉的小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带着一股劲想要扶我起来。
“红姐,你也看到了,这俩农民工穿的破破烂烂的,天天上这来闹.事!”那保安还想解释,皮笑肉不笑的:“你也知道钱老板的脾气,他爱干净,这样的人碍着生意了……”
我在那女人的搀扶下站起来,她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香气,但是我把头埋得很低,脸上火辣辣的臊得慌,在这样冷艳动人的女人面前,被人如此羞辱,我心里很憋屈,我甚至没敢抬头去看清她的面容。
“什么农民工?农民工就不是人啦!你们怎么能这么说话?钱老板他难道忘了自己的出身了吗?”那个女人很强势,皱着眉头,当面训斥那俩保安,丝毫不让步,吓得他们噤若寒蝉。
而后她转身,捏着我的手臂,竟然替我掸去袖子上的尘土,我吓得赶快抽开,往后退了半步,第一次与这样明媚的女人接触,我有些慌乱。
她明显一愣,跟着莞尔一笑,很大方的道:“不要怕,农民工不可耻,比起那些人模狗样的人要高尚的多。今天你们先回去,我回头和钱老板说说,尽量让他把你们的工钱给你们。”
我一怔,有些哽咽,第一次抬头看向她,很好看,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樱桃唇桃花腮,带着淡淡的笑容,微卷的长发垂肩,皮肤白皙,身材高挑,嘴角的笑容有一种自信的锐气。
总之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女,高贵的如同白百何般,只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好似觉得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不能被原谅的!
我不敢多看,埋下头,害怕与她对视,因为我担心自己的身份,捏了捏拳头,一直以来我们被人看不起,现在居然有人替我们说话,我心里一顿酸楚,眼角有些湿润。
我是男人,这两年吃尽了苦头,被人看不起多了,这是第一次有人这样替我们这样说话,这种暖流流淌在心间,令我很是感动。
“嗯,你好,我叫秦悦红……”她伸出白皙的手,对我扁头微笑,眼睛很亮很好看,像天上的星辰。
而我却怂的当场和陈叔落荒而逃,因为我待不下去,那俩保安一直在辱骂我们,我害怕自己可怜的自尊心再次被伤害。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逃离那个地方的,在离开的时候,我听到背后的他们说,红姐你看,这就是农民工,一点礼貌也没有……
路上,陈叔问我要不要紧,我摇头苦笑着说,叔,看来今天讨工钱又是无果了。
陈叔没有答话,一直埋头走,我跟在他后面一瘸一拐的,夕阳西落,一长一短两道影子被拉的很长。
第二天早晨,我从噩梦中惊醒,却发现陈叔不见了,只留下了一张揉乱的字条和一些零碎的钱。
“小叶啊,叔回老家了,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了,叔打算在家里种种地,陪着儿子。工钱你就别去要了,找个其他工作吧,我知道你脾气倔……”
我哽咽的看完了,寒风打在我的脸上,泪水滴在信纸上,我将纸揉成团丢进了垃圾桶。
生活还要继续,我不能就这么回去!
我收拾好情绪,背上行囊,在这座陌生的城市漫无目的的寻找,看到街边贴着的小广告,我就去打听,什么洗碗工、搬运工,就连保洁员,我都去试了,可是没有人要我。
他们嫌弃我,嫌弃我是外来的土包子,嫌弃我身上脏。
寒冷的冬夜,我背着麻袋,顺着街灯,翻找着垃圾桶里的空瓶子,我需要维持自己的生活,但是可怜的自尊让我不得不选择在夜晚。
“啊,你要干什么?!你撒手撒手!别碰我,救命啊!”
一声尖锐的求救声夹杂着撕扯声,传入我的耳朵,昏暗的街灯一闪一闪的,我顺着声音看过去,一条昏暗的巷子口停着一辆黑色宝马X5,两个在寒风中叼着烟的西装男人,站在巷子口有说有笑的。
声音就是巷子里传来的,他们看见了我,朝我瞪眼,蛮横的指着我,示意我滚开。
我心里抽了一下,我知道自己不该多管闲事,在这城市什么样的事都可能发生。
我从巷子口匆匆的跑开,瞥到了里面发生的不可思议的一幕,竟然是她!
画面中,一个肥硕的男人,发出淫.荡的笑声,正趴在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身上,将她的衣服撕扯到一半,露出大片的雪白,还有那饱满的塞上酥……
而那个女人,我居然还认识,是她,那个替我说话的红姐!
我的心顿时抽了一下,她就像落入凡尘的仙子一般,此刻遭受猥琐之人的亵渎,令我心里很难受!
“看什么看,赶紧滚!”那两个手下模样的人,对我呵斥,从怀里抽出伸缩棍。
我捏紧了肩头的麻袋口,转过头去,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开了。背后是他们的嘲弄声:你看那要饭的,还想英雄救美,真TM傻X!
我装作没听见,往前走了好几步,然后又停了下来,我仰头看着昏暗的天空,深吸了几口气,孤寂的街道扬起的风尘就像是在嘲笑我的懦弱!
耳畔是那越发激烈的求救声,那样的孤独无助,我内心不断的挣扎,她曾经帮助过我,她是那样的美,不该如此被人轻薄!
我索性心里一横,快步拾起地上的板砖:“豁了出去!”然后扭头冲了过去,闯过那两人。
“秦悦红,你不是高高在上吗,现在不还是沦为我钱三万的胯下之物?哈哈!”那个肥硕的胖子满口污秽言语,手里动作也没有停止。
“你放开我!钱总,你再这样,我会报警的!”她拼命的挣扎着,喊叫着,可是根本无济于事。
而我,突然闯入,听到她喊,扑上去,照着那正死胖子的后脑就一板砖拍了下去!
“草!”那个死胖子裤子脱到一半,抱着脑袋蹲在地上痛苦嚎叫,一摸满手的血,他指着我吼:“你他娘谁啊!”
“老板老板!”那看门的两人同时冲进来,但是晚了一步,见老板脑袋开了花,二话不说,撵着我就是暴打。
我晕过去了,倒在地上,朦胧的视线内看到他们驾车扬长离开了,而后一个温暖的怀抱将我揽入怀中,带着抽噎的哭泣声:“喂,你没事吧?你醒醒,醒醒!”
我被她剧烈的摇晃,猛地咳嗽了一声,浑身疼,差点背过气去。这个怀抱好温暖,在冬日的夜晚给足了我温暖,还有头部枕着的柔软,令我有些发晕。
她很紧张我,一张梨花带雨的面庞,长长的睫毛挂着晶莹的泪珠,她好像很怕我死掉似得,拍着我的脸,焦急的问:“喂,你有没有事?要不要去医院?”
我就这么近距离的仰望着她,那张美的窒息的冷艳面庞,此刻满是悲戚戚的紧张,我硬撑着身子,离开了她的怀抱,靠在墙边摇头说:“没事,休息一会儿,你走吧。”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没有接触过女人,看她现在的样子我也不会安慰,又不想自己这个卑微懦弱的模样让她看见。
她倒是急了,跺着脚吼道:“走什么走,你都这样了,我能走吗?”
“你不走,我走!”我有些恼了,这个女人怎么这样倔,看不出来我不想在她面前丢脸吗?
我刚踉跄的起身,她站起来一把拽着我的手臂,拽的死死的:“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你是为了我受的伤,我必须对你负责!跟我走,去医院!”
我很无奈,被她强行拉着去医院,路上她一个劲的问我有没有事,也不顾她自己现在的形象,和我这个一身脏的男人走在一起,已经引起路人的讨论了。
她似乎忘记了刚才发生的可怕的事,在医院里只字不提,只是坐在我的旁边,很紧张的看着护士姐姐替我上药。
我的脸上破了皮,胳膊和背上都有些淤青,本来是护士姐姐要替我擦药酒的,可是来了急诊,我没想到红姐竟然大方的接过了药酒,努了我一眼道:“转过去,我帮你擦。”
我慢慢的背过身,有些害羞,在如此有气质的女人面前脱去外衣,我有些尴尬。她似乎看出来了,“噗嗤”一笑,用白皙柔嫩的小手拍了拍我的背说:“你一个大男生害羞什么?怕我吃了你不成?脱了。”
被她这么一说,我有些羞红了脸,放松了警惕,忸怩的脱去了外套。然后不等我掀开衣服,她就替我掀开了里面的内衣,竟然不嫌弃我身上的味道,忽然惊道:“Ohmygod,你背上怎么这么多疤?”
我就这样弓着背,背对着她,一句话也不说。
忽的一只温润的小手,蘸着透凉的药酒,贴在我的背上,替我轻轻的揉擦,那种感觉,很轻很柔,药酒的凉意已经被她的掌心润热了,我埋着头,咬着嘴唇,忍着痛,脸上火辣辣的。
“好啦,把衣服穿上吧。”她替我擦好了,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背。
我赶紧放下内衣,套上外套,十分局促的坐在床边,双手抓着床沿,低着头不敢去看她,可是我的视线内是她那笔直修长的玉腿,打底裤已经拉了丝。
我踌躇了老半天,才吞吞吐吐的说:“谢谢……你。”
可我没想到,我这么说,她忽然就哭了起来,捂着脸,胳膊搁在腿上,小声的抽泣着,哭得我很心疼,我也很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个女人原来一直强装着坚强,这会才突然发泄了出来,我坐立不安,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心乱如麻,她原来也是那么的脆弱,我作为男人,是不是应该给她一些安慰的话语?
“我……你……”我有些语无伦次,很显然第一次安慰人,显得有些苍白。
她本来还在抽噎,可是听我这么紧张的安慰,忽然抬头盯着我,盯得我都不好意思,赶紧侧过脸,她倒是捂着脸“噗嗤”一笑,抹了抹眼泪说:“谢谢你,虽然你刚才安慰我只是两个字,但还是谢谢你。”
我尴尬的挠了挠脑袋,笑了笑,她抽了一些面纸擦干了眼泪,那如瓷器般的脸上,掩饰不住的悲伤。
“对了,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气质女人忽然这么问,我脸更红了,点了点头说:“上次水香楼盘,是你帮了我。”
“哦~难怪看你这么眼熟,”她昂着下巴拖着尾音,似乎恍然大悟。
“嗯,我叫秦悦红,上次你匆忙的就离开了。”她微笑着递出白皙的手,脸上带着大气的笑容,抿着嘴。
我一个劲的点头,说:“我叫叶锐。”
“走吧,我送你回去,你住哪?”
“我住……”
我刚起身,被她这么一问问住了,我在这座城市根本没有住的地方,一直以来都是睡在公园里,要是被她知道我这么穷酸、落魄,她会不会嫌弃我?
我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不用那么麻烦的。”
说完,我就想绕过她,赶快离开这么尴尬的地方,可是她不让,拉住我,白了我一眼,非常强势的说:“不行,天这么晚了,我必须对你的人身安全负责,住哪?你不说,就跟我回家!”
我一怔,更加紧张,急忙的甩开她的手,盯着自己的鞋尖,吞吐道:“不……不用了,真的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了,天不早了,你先回去吧,举手之劳而已,不碍事的。这点伤,算不得什么……”
我憨憨的挠着脑袋直笑,以此掩饰自己内心自卑情绪的波动,我害怕她发现什么,更害怕自己的无家可归在她面前出丑。
“什么呀你,你这么说,我可就生气啦!”这个女人忽的一跺脚,非常倔的抓住我的手,那一刻,我浑身触电一般,一种异样的感觉在心间流淌。
我第一触碰女人的手,而且还是她的手,那么的小巧,那么的温暖。
她跟着扬指指着我,有些不开心,眉眼微皱:“我比你大,听我的,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别想着耍花样啊。”
很无奈,我不能告诉她我住哪,又找不到其他理由摆脱她。之后在她的威逼利诱之下,我只好和她一起出了医院,在门口拦了辆出租车,直奔她的住所。
用她的话说,她得确保我的安全才放我自己回去。
上了车,她先是问了我好几遍身上哪里还疼不,我摇头憨笑说没事,其实我很紧张,一直捏着手掌,不断的玩着手指头,手心全是汗。
她显然有些疲惫了,也难怪了今晚的惊吓,换做其他女人估计早就泣不成声了。她身子微微下躺,侧着身子靠在车窗边,以一种放松而又戒备的姿势斜靠着。
我偷偷的瞥眼看了她,好美,可是却让人很心疼。
那一刻,我恨不得自己能够永远在她身边守护她,说真的,有时候感情就是这么微妙,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对她一见钟情,就是想保护她,就是在那一刻。
因为我没谈过恋爱,不懂男女之间的情感怎么划分,我只是觉得她好看,不像外表的那么坚强罢了。
她忽的挪动了下身子,我吓得赶紧往边上让了让,生怕碰到她,引起她的反感,可是肚子却在这时候不争气的“咕咕”直叫。
她听到了,朝我看了一眼,大眼睛如同月牙弯一般,“噗嗤”一笑,伸出晶莹的一根手指,指了指我的肚子问:“你饿了?”
“待会我给你做饭,一会就到了。”她微笑着说,而后情绪又沉默下来,看向窗外。
天公似乎不作美,等我们到了红姐的住所,也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这里是单身公寓的小区,每幢楼十多层高,并没有太多的灯,显然这里的住户不是很多。
“当初选这里,就是看中了这里的安静,走吧。”她看了一眼夜色中矗立的楼宇,从小包里翻出钥匙对我笑着晃了晃。
我紧跟着她,闯入雨中,跑进了一栋楼,有电梯,是八楼,这里的布局设施都很好,一看价格就不便宜。我虽然是搬砖的,但也属于工程类,所以一眼就认出这里的房价不便宜。
她打开屋门,朝我扁头笑道:“傻站着干嘛,进去呀。”
我猛然点头,哦了一声,脱掉自己的鞋子走进屋子里,屋子里的整体布局十分的自然、大方,墙纸灯具都很亮,而且屋子里有一股属于她的特殊香味,和她身上的一样好闻。
她在茶几上搁下钥匙,很大方的在我面前脱去外套,吓得我赶紧背过身子。
她倒是笑了笑,不以为然的说:“冰箱里有饮料,那边第三个抽屉里有些男士衣服,你可以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她说这话的时候,明显上下的打量了我几眼,皱了皱鼻头,显然她还是在意我此刻脏兮兮的模样。
我匆匆的点了点头,她走过来,先是用手指试探的戳了戳我的背,而后揉了揉我的头发,很温柔的说:“你好像很害羞嘛,到了姐姐这里什么也不要怕,当在自己家就好了,我去给你做饭。”
我就这么干站着“嗯”了声,她走了几步,见我未动,竟然捏着下巴调.戏我道:“怎么,还要我帮你拿衣服给你洗澡吗?”
我顿时脸一红,快速的瞥了她一眼,发现她笑的很开心,似乎很满意我的反应,卷起袖子,挥了挥拳头说:“赶紧洗完,出来尝尝我秦大厨的手艺。”
我见她去了厨房,才拖着步子去了第三个抽屉,取了一些男士的内衣内裤和衬衫,我忽然很疑惑,她这样的女人,家里为什么会有男人的衣服,而且还准备了好几套?难道她是……
我这两年可是听到了不少社会的流言蜚语,都说有些女人为了职位,为了金钱,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甚至出卖自己的肉.体。我想,红姐这样的美女会不会也是……不然,今晚的事怎么解释?
等我洗好了澡,穿上了新衣服,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正好撞到红姐端着盘子,很贤惠的模样。此刻的她显得很惊讶,盯着我笑了出来,竖起大拇指夸赞道:“打扮一下还是挺帅的,还真是人靠衣装,那些脏衣服我一会替你扔了,你就穿这些吧,正好也没人穿,扔了怪可惜的。”
我笑了笑,很礼貌的回道:“谢……谢谢,秦……总。”
我不知道怎么称呼她,但是上次那俩保安的态度,我觉得还是喊秦总比较好。
她笑了笑,转身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红酒,朝我晃了晃说:“叫我红姐就好了,秦总不好听,让我感觉压力很大,在自己家里,没必要那么拘谨。”
我挠了挠头,应了声,笑着喊:“嗯,红……姐。”
她很开心的笑了,示意我坐下来,而后开启红酒,给我倒了一杯,拿起银筷子敲了敲酒杯壁,“叮”的一声,眨着眼睛说:“开饭喽。”
我赶紧举杯,和她碰了一下,很感激的说道:“谢谢你红姐,为了我忙前忙后的,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我有点激动了,不怎么会说话,这么久了,第一次感受到温暖,被人关心的温暖,我哽咽了,闷头喝掉了酒。
我吃的很多,因为实在是饿了,而且红姐的手艺很棒,烧的菜有家的味道,她倒是没吃多少,显得很文静,撑着下巴,不时的替我夹菜,然后就这么看着我笑,很温柔的笑。
“你吃慢点,没人和你抢,不够我再去给你盛。”红姐看着我笑,替我又盛了一碗饭。
“谢谢。”我礼貌的说了句,她拍了拍我的头,很溺爱的那种,然后就痴痴的看着我,傻呵呵的在那笑:“叶锐,有人说过你的眼睛长得很好看吗?”
我一愣,嘴里还有满口的饭,摇了摇头,一口咽下去,搁下碗,抹了油嘴说:“红姐,你……你是第一个说我眼睛好看的。”
她似乎很开心,盯着我歪着脑袋看了半天,眼睛亮晶晶的很好看。
而后她慢慢的伸出白嫩的手,就这样用指尖触碰着我的脸颊,眼神里尽是柔情,呢.喃道:“你和他很像。”
说完,她竟然凑过来身子,那樱桃红唇在我眼中越来越近,我十分紧张,抓着自己的大腿侧,强迫自己镇定。
而后,她十分大胆的吻在了我的唇上,那薄薄的两瓣柔软与温润,那吐出的兰芝气息,令我浑身燥热。
我和她接吻了?她居然这么主动,我们才是第二次见面……
这么近的距离,我能闻到她身上好闻的香水味,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她胸前的那片雪白与饱满。
那一刻,我的心脏扑通扑通的直跳,脸颊上火辣辣的,那香滑的红唇,触电般的让我仿佛窒息……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